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雨启示录

欢迎光临我的网店优优我心:http://uumyheart.taobao.com

 
 
 

日志

 
 

啊拉就是庐江人  

2008-11-28 21:49:44|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地理意义上的南北分界线是秦岭淮河,所谓“橘生淮南则为橘,生淮北则为枳”,可见南北的差异有多明显。淮河以北在冬天可以享受暖气,而淮河以南却只能多靠加衣服御寒。中国文化意义上的南北分界线是长江,长江以北的人操着北方方言,喜欢看冯小刚的贺岁剧,而杏花春雨的江南则是满纸的风花雪月。于是位于江淮之间的小城庐江,便自然处于这种不南不北的尴尬之中。幸耶?悲耶?

    要说庐江的地理位置,其实不可谓不好。它面朝长江,春暖花开,背枕巢湖,渔舟唱晚,加上境内遍布泽沼,名字中又带有一个“江”字,可见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赐鱼米之乡;但庐江又可以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山城,环庐多丘陵,所以易守难攻,在军事上可控江淮而锁吴越,成为历来兵家必争之地。早在三国时期,此地就是曹魏与孙吴的实际分界线,双方在各自所辖境内分设庐江郡对峙,实为史上所罕见。抗战时期,新四军在此地建立江北指挥所,连日本人亦不敢侵入其腹地。但也正因如此,庐江在历史上多遭兵燹,郡治也数易其地。现在的舒城、潜山等地,都曾在历史上作为庐江郡的治所。在著名的乐府诗《孔雀东南飞》中所涉及到的庐江府小吏焦仲卿,实际上就生活在现在的潜山一带。

    庐江在历史上曾经大名鼎鼎,秦始皇统一六国,始设有庐江郡,当时所辖包括现在的江淮、皖南乃至江西一部分。汉延秦制,辖地虽然略有变化,但建城至今起码有2000年的历史了。因此在庐江人的心目中,往昔的繁盛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隐约印象。可惜自隋唐以后,庐江的政治、经济地位逐渐下降,终被临近的庐州(合肥)取而代之,所以这一千余年中,庐江被压抑得也的确算太久了。直到如今,在安徽的各县市中,庐江的地位也似乎无足轻重。论山水风光,它不如长江对岸的贵池;论文化底蕴,它不如邻近的桐城;论政治地位,更不如北面的省会城市合肥。这样的四面楚歌,无怪乎有些庐江人急于要改名自救。十多年前,我就曾风闻有人要将庐江县改成潜川市的建议,而且据说这里面还有一个典故。但我以为,地名带“庐”字并不见得就是制约其经济发展的关键要素,庐山、庐州、庐陵、桐庐,皆因有“庐”而名扬四海,如果没有了“庐江”,那不也等于人为割断了这座城市两千多年的历史底蕴了么。再者而言,有的时候让某地突然成名也未必见得都是什么好事,比如和庐江有关的另一个事件是地质学上的所谓“剡(城)庐(江)地震带”。李四光等地质学大师曾经过多年研究断定中国存在包括“剡庐地震带”在内的若干地震带,其他的几个地震带都已经先后发生了强震应验了他们的预言,唯有这条地震带到目前为止还稳如泰山——但愿庐江永远也不要因为这件事而一举“成名”。当然,地质学意义上的庐江也绝不是只有这一件事可以谈。庐江富藏铁矿,这已是众人皆知的事实。以温泉而闻名的汤池镇现在正成为全省知名的疗养院,无疑也是一个亮点。

    在一般庐江人的心目中,东、西的方位概念并不特别强烈,而真正的“北方”也不仅限于淮河以北,还包括淮南在内的合肥以北之地。“芜湖偷,淮南抢,阜阳没有共产党”,这是在安徽的不少地方都流传的一句民间俗语。淮南和阜阳都曾被不明就里的庐江人误认为是“穷山恶水出刁民”的地方。这种“刁民”在方言里也被称作“老侉”,往往是指那些穿着随便,言语粗俗,一言不合就以拳脚相加,并且不吃米饭专挑面食的家伙。总之,对自认为比自己贫穷且生活习惯与自己不太一样的北方人,即使是他们出了像曹操、朱元璋那样的帝王级人物,庐江人也是颇有点看不起的。那么,对南方人呢?在笔者看来,至少还谈不上什么歧视,因为庐江自身的本钱也确实比它们高不到哪里去。比如庐江境内最有名的风景名胜冶父山,相传是古代著名冶铁师欧冶子铸剑所在,但现在却被有关部门宣传为“江北小九华”。“江北”二字特意被提出来,显然是怕大家误解其为南方的某某名胜,而自称其“小”则不能仅仅归结于谦虚了。

    但“小”的确是庐江城的一个重要特点。从郡被降为县,地理空间上的缩减不可避免。老旧的庐江城四四方方,城区和非城区区隔得特别明显。现在虽然已经看不到些许遗迹,但从某些地名中还是可以想象当初的形象的。比如东门大桥、南门大桥、西门吊桥等等,笔者曾经居住的“越城中路”,一看可知是典型的旧时城乡接合部。为了让城市的扩建名正言顺,十多年前庐江就不断兴起“建市”运动,力图找到属于自己的生存发展空间。但地理空间上的狭仄却并不意味着庐江人的生活也是“小里小气”的,相反,在生活上庐江人向来不懂得亏待自己。虽然整个小城没有什么特别出名的支柱产业,人民的平均收入水平也不高,但只要你到大街上走一圈,便会发现到处都有大大小小的餐厅饭馆经营着各式美味。普通的庐江人早上起来,可以享受到此地独特的美味早餐米粉饺子,此外还有同心楼的锅贴、糍粑以及店主亲自给你现炸的油条等等,保证让你回味无穷。庐江虽然是盛产果菜禽鱼的农业大县,但果菜鱼肉在这里并不便宜,不少菜的价格绝对要比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高上一截,这是因为大家的口味实在太刁,只会买时鲜的蔬菜,并拒绝食用用饲料喂养的家禽鱼肉。我有时甚至觉得,很多庐江人忙活一天其实都是在围绕着“吃”打转的。但要说庐江人的口味具体有什么特点,第一印象就是“兼合东西南北博采众长”了。它既没有淮扬菜的甜和淡,也不似川菜和湘菜的麻和辣;它决不像粤菜那样大胆开吃所谓的山珍海味,也决不像朴素的东北菜那样简单将就一锅炖,甚至连油腻的北京烤鸭在这里也不招人喜欢。所以我以为庐江人的口味总体感觉是较为纯正,在纯正中还略微带一点重。做庐江菜,必须要放自家炼制的动物油,否则再好的菜也摆不上桌;食盐、麻油、味精(当然现在多为鸡精)也往往多多益善,总之不能没有味儿。由此可知,味觉至上在这里是大行其道的。庐江人也的确有一些口福,本地独产的芹芽,本地特产的“小红头”,本地盛产的荸荠以及时时随处可见的各式米糖,都足以让人流连忘返。如果让一个普通的北京人到一个一般的庐江人家庭中做客,他十有八九会以为这家庐江人是个土财主。

    庐江人的口味兼具南北风味自成一体,庐江人的行囊也是大江南北随处可见的。在外地的庐江人往往依靠家庭或乡友而集体活动,乡土观念颇为强烈。因此你可以在任何一个大城市不经意的看到庐江人的身影。他们大多以作小商品贸易为主,尤其以白山和罗河两镇的人居多,其中白山的庐江人往往做服装生意,而罗河的庐江人则多做鞋类生意。据说看准时机很早就出外经商的庐江人中不少都已经发了大财,有的甚至在北京的雅宝路做起了洋人的买卖。

    庐江人的成功因素有很多,但“不南不北”的区位“优势”绝对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条,这将使他们兼具南方人的精明能干和北方人的勤劳朴实。我有时甚至认为,这种既不属于南方也不属于北方的“无归属感”可能在潜意识中更加激发了庐江人的乡土意识。庐江人的“抱团”现象是较为严重的,当年的淮军主力有很多都是庐江人,这些人往往依靠亲友乡亲关系拉帮结派互相融合在一起,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因此特别有战斗力。从另一方面来说,这种“不南不北”的位置其实也可以帮助庐江人更好地避免南方人性格中固有的文弱缺陷和北方人性格中固有的略带愚钝的质朴等等。庐江的确是一个出武将的地方,三国的周瑜、丁奉、陈武,淮军的将领丁汝昌以及抗日名将孙立人等,都是这片土地上的英杰,而且三国时东吴的另一位王佐之才陆逊其实也是从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以周瑜为代表的庐江群英决不是一群只会大砍大杀的莽夫,而是文武兼修的儒将。庐江人在文化上虽然没有特别突出的创造,但也绝对不是毫无建树。一般的庐江人绝对是把读书考学放在人生规划的第一位的,小小的县城中学竟然创立于1903年,是全国为数不多的百年老校之一。这里每年都有大量的优秀生源迈入全国最为著名的高等学府,升学率在整个巢湖市中位居第一,的确也可以算是一个不小的成就。庐江的新华书店,专门设置“庐籍作家”一栏,无疑也可以作为庐江人注重文化的象征。庐江在文化方面的杰出人物,一位是三国时代略带点神秘色彩的左慈,一位是唐代略带点传奇色彩的伏虎禅师,还有一位是现在还健在的台湾著名宗教人士净空法师。这三位居然都超越了“地方文化特色”而和具有普世意义的宗教有一点关联,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

  评论这张
 
阅读(4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